欢迎来到 - 田野文学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经典语句 >

2位00后,平均23岁,那些无法归来的凉山救火英雄

时间:2019-04-05 04:49 点击:
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凉山州支队中队长蒋飞飞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动态,停留在3月31日凌晨2时54分:“前三天连打了两场,回来衣服泡起还没洗呢又通知走了。” 今日(4

3月31日下午,扑火人员在转场途中,受瞬间风力风向突变影响,突遇山火爆燃。截至4月1日18时30分,经全力搜救,30名在扑火中遇难人员遗体已全部找到。

这是自去年国家应急管理部成立以来,应急救援人员伤亡最多的一次。

据《人民日报》消息,遇难的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中,有2位00后、24位90后、1位80后。另外,凉山州木里县林业局局长杨达瓦、川林五处职工邹平和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村民捌斤也遇难

根据应急管理部公布的牺牲消防员简历,新京报记者梳理统计发现,牺牲的27名森林消防员,平均年龄是 23岁。其中年龄最大的,是消防凉山支队西昌大队政治教导员赵万昆,生于1980年12月,今年39岁;年龄最小的,是凉山支队西昌大队四中队二班的消防员王佛军,生于 2000年7月,今年18岁。

据凉山日报微博消息,今日上午,十一届州政府第31次常务会议在昌召开,专题研究木里“3.30”森林火灾中牺牲人员申报评定为烈士的相关事宜,认为杨达瓦、邹平、捌斤三位同志符合评定烈士的相关条件及要求,决定以州政府名义报省政府审批。

据悉,在此次森林火灾扑救中牺牲的另外27名凉山森林消防支队官兵,已经通过相关渠道上报评定烈士。

会前,参会人员集体为牺牲的英雄们进行了默哀。

下面是这些扑火者群像中的一部分人物故事:

1.牺牲消防员蒋飞飞:妻子怀有身孕,计划九月举行婚礼

▲凉山山火牺牲消防员朋友圈:“再出发,求安慰”。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凉山州支队中队长蒋飞飞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动态,停留在3月31日凌晨2时54分:“前三天连打了两场,回来衣服泡起还没洗呢又通知走了。”

姑父唐建平后来问他,到哪里去,蒋飞飞回“到木里县”。4月1日,家人看到铺天盖地关于木里森林火灾的报道,忙给蒋飞飞打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唐建平知道,“凶多吉少”。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昨天下午5点,蒋飞飞在南充老家的哥哥最先赶往当地,晚上12点,车行到雅安,部队来了电话,“你弟弟已经牺牲了。”

唐建平介绍,侄子是1990年生人,17岁以国防生的身份考入北京林业大学,毕业后进入四川森林武警,主要工作就是消防灭火。去年8月,蒋飞飞转入消防救援队,工作内容不变。由于出警频繁,虽然家就在省内,蒋飞飞一年也只有春节才会回趟老家。腊月二十七进了家门,正月初三就又告别家人返回队上。今年出警尤其多,年后到现在,出警频率“几天一次”。

“他从小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是个人才,也是孝子。”唐建平回忆,今年正月初一,侄子曾来家里做客,“一个小伙子”忙里忙外帮着他们摆桌、洗碗。

在唐建平眼里,“他就是我们的小孩。”之前出警时,蒋飞飞也常常受点小伤,但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从不叫苦。

唐建平说,侄子去年结了婚,但还没来得及在老家办酒席,原本计划今年9月举行婚礼。蒋飞飞的妻子已有四五个月的身孕,昨晚听到消息后当即晕倒,被送到医院急救。目前,妻子情况稍稍稳定。

今早9点,唐建平陪同蒋飞飞的父母,由南充老家赶往西昌。他说,蒋飞飞的爸爸是“老实农民”,妈妈患有骨质增生和冠心病。他们计划到了队上再做下一步打算。

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编辑 胡杰 校对 刘军

2.凉山大火90后消防员生前与家人视频,称马上上山救火

2位00后,平均23岁,那些无法归来的凉山救火英雄

▲杨瑞伦之前发给家人的救火现场。受访者供图

今日(4月2日)早8时许,在四川凉山森林火灾中牺牲的贵州籍森林消防队员杨瑞伦的父亲杨星礼告诉新京报记者,家人凌晨两点接到电活,得知杨瑞伦牺牲的消息,“现在一家人正往西昌赶,去见儿子最后一面”。

杨瑞伦今年23岁,家住贵州省麻江县。杨星礼说,杨瑞伦初中毕业后在加油站上过一段时间班,一个月有6000元收入,他的梦想是当兵。

2位00后,平均23岁,那些无法归来的凉山救火英雄

▲杨瑞伦生前照片。受访者供图

2017年10月,杨瑞伦应征入伍,成为一名消防兵。入伍的前一天,他骑摩托车带着父亲杨星礼从农村老家到县城,花了6000元给父母各买了一部手机。

杨星礼说,儿子到部队后,一年多了没回过家,每个礼拜给家人打一次电话,“他在电话里说经常要上山灭火,过年后到现在至少去了七次。去年腊月二十九还去救火,晚上10点出发,凌晨4点才到,大年三十的晚上才回来。”

2位00后,平均23岁,那些无法归来的凉山救火英雄

▲此前救火时,杨瑞伦和上山救火人员睡在地上。受访者供图

3月30日下午10点,杨瑞伦跟父亲杨星礼视频聊天,突然他在视频里说:“爸爸,山上又起大火了,不跟你聊了,我们马上要上山救火。“

没想到,这次救火,杨瑞伦就没再回来。杨星礼说,以往儿子上山救火,回来都会给家人发救火的照片和视频,但这次没有收到他的信息,昨天下午看到新闻,知道失联人员里有他的名字,一家人都担心睡不着,直到凌晨2点接到电话,说杨瑞伦在救火中不幸牺牲,“他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哭晕过去”。

杨瑞伦的父亲今年49岁,母亲50岁,杨瑞伦还有一个哥哥。出事的这一晚,他的家人一夜没睡。今天一早,杨瑞伦的家人一行9人从老家贵州麻江县出发,赶往西昌。

杨星礼告诉新京报记者,儿子杨瑞伦在救火中牺牲了,“是英雄,我们不后悔”。

新京报记者 付松 编辑 陈薇 校对 危卓

3.凉山牺牲消防员代晋凯:用照片记录火场 朋友圈都是工作

2位00后,平均23岁,那些无法归来的凉山救火英雄

▲代晋凯(右一)

“3·30”木里森林火灾中牺牲的30名英雄名单里,1995年出生,今年24岁的代晋凯,名列其中。

被火团吞没牺牲前,代晋凯是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机关警勤排的新闻报道员。“认真”“努力”“从不抱怨”,是同事和家人,给予他的评价。

“周振生:恺哥,又着火了!然后我就换衣服走了……今年第14场!”

朋友圈最后一条动态,定格在3月5日14时57分,记录了他今年参与的第14次扑火。配图里,他坐在后车座上,左侧后视镜中,映出队友周振生的橘黄色消防服。

代晋凯是“跟团作战”的消防报道员,每次有火情发生,他总会第一时间,跨上相机、带上纸笔,前往现场。

“代晋凯没有生活”,是生前好友的评价。他朋友圈里转发的,多是森林火灾救援报道,及在火灾一线扑救的内容,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工作以外的内容。

因通讯身份,代晋凯在当地媒体圈里,小有“名气”。牺牲名单发布后,有关他的讯息,在四川媒体圈内流转,很多记者,“不胜唏嘘”。

2日下午,一位供职四川当地媒体的记者回忆,代晋凯常会在火情发生的第一时间,联络、撰写稿件,并从现场,回传视频,“他经常为自己的稿件得到刊发和推送,而惊喜”。

就在凉山木里森林火灾发生时,他像往常一样,给平日熟络的媒体,进行了消息通气,并留言说,“木里县着火了,我现在出发去现场,一有情况就和您联系”。

31日早上9时19分,他给几位当地媒体记者,回传了几幅现场照,但因现场网络信号差的原因,那篇通讯稿,始终未能传回。

他承诺的那张,“我拍了火线照片,就发给您”,成为了他最后的“遗言”。

2日下午,代晋凯的母亲获知消息后,难掩悲痛。作为家里独子,他从未向父母抱怨过,奔波在前线的不易,每次通话,都会询问家里情况,被反问何时找女朋友、工作累不累时,他轻描淡写地应一句,“啥都挺好”。

3月4日,他在朋友圈里,发了条火灾现场,浓烟滚滚的视频,“第一次体会到烟把自己包围的感觉,令人为他们捏了一汗”。

代晋凯用相机,记录下了队友工作状态:他们的脸上、身上、鼻子里全是黑灰,一场火扑灭,他们累瘫,席地而睡。照片里,唯独没有他的身影。

在同事提供的一张3人合照里,代晋凯与同事,站在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门口。他一头短发,右手搭载同事肩膀上,左手摆出“6+1”手势。那一刻,他嘴角上扬,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5.凉山牺牲90后消防员康荣臻:“有什么苦都不跟家里说”

20岁的康荣臻是牺牲的消防员之一。4月2日上午,康荣臻的姐姐康挥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是昨天中午收到消息,父母还都不知道。弟弟听话懂事,从不诉苦,就在前段时间,两人还商量一起去爬长城、看故宫。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